当前位置:首页> 正文:不搬迁就取消维修资质?汽修行业面临“另类”洗牌

不搬迁就取消维修资质?汽修行业面临“另类”洗牌

2022/11/14 11:16:32 老白 原创

汽修行业正在经历市场化洗牌和政策性洗牌,整个汽后市场正在加速分化。

政策洗牌

近日,一则“江西上饶德兴强令汽修门店集中搬迁到汽车城”的消息引发后市场关注。其中,门店对搬迁政策的抵触和不满成为焦点。

AC汽车联系已经搬迁的一家门店老板李庆,据其介绍,他们接到通知后,在六月份就搬到德兴汽车城。但是距离原来门店有10公里远,老客户直接流失了50%;同时汽车城人气不旺,也没有新客进店,生意最起码差了一半。而且当初政府承诺的房租减免和装修补助也没有领到,这与自己的预期相差甚远。

翻开李庆的朋友圈,多以发布门店的经营业务为主,包括维修保养、小车年检,车险续保、钣喷喷漆、二手车等,其中也偶尔夹杂着日常生活的情绪,一句“忙东忙西,钱也没有看见,搞到现在还没有下班”,透露了这位汽修老板的疲惫。

李庆说,好在今年当地没有发生疫情封控,门店一直都能开门营业。更令他欣慰的是,门店三位员工也没有走,努力一点,明年还有盼头。

时代的每一粒灰尘,落在谋生的汽修人身上,会变成一座大山。随着合规政策不断加码,将带来更残酷的压力,再叠加疫情反复的影响,汽修门店会否迎来另类洗牌?

01、不搬迁就取消维修资质?

从媒体视频报道中可以看到,当地相关部门要求市内汽车维修业务都要集中至德兴汽车城经营,汽修店必须执行搬迁任务,没有商量的余地。

对于不愿意搬迁或没有及时搬迁的门店,相关部门直接拆除举升机,再告知门店老板,将以设备没有达到标准为由,强制取消其维修资质,或从二类维修资质撤为三类。

在变更营业执照后,由于没有了汽车修理类目,门店只能做洗车和补胎项目,如果再有修车行为将会受到相关处罚。

换句话说,相关部门从汽修门店市场准入和资质审批方面,采取强制措施。这种“不搬迁就取消维修资质”方式,引起了门店老板们的不满。视频中老板表示,政府应该考虑汽修企业的利益,创造更好的招商条件,引导门店入驻汽车城,否则自己很难接受。

站在汽修店的角度看,老板们抵触搬迁的原因在于,当地相关部门没有从实际处罚,给出积极稳妥的补偿和激励条款,而是强制门店遵照政策而行,不从则直接采取惩罚措施,牺牲了门店的利益。

从已经搬迁的门店老板反馈中,可以看到门店损失主要有两方面:

一是搬迁后新店的装修成本,但如李庆所说,至今没有领到200元/平米的装修补助,政府承诺的房租三年免一年也没有兑现。

二是搬到汽车城后,由于远离城区,人气低迷,门店不仅流失了一半以上老客户,而且也很少有新客进店。除了一些有保险公司订单的大型汽修厂还能如常经营,其他汽修店生意比之前差了很多。

02、主动合规避免淘汰?

江西德兴汽修店集中搬迁的新闻不是个例。据媒体报道,山东滨州以影响市容为由,要求汽修店等商户在5天内全部搬走,否则将依法依规进行处理。“一刀切”的做法加上极短的缓冲期,让商户们叫苦不迭。

有相同遭遇的还有全国大大小小1000多座汽配城。AC汽车此前报道,今年上半年就有数十家汽配城经历搬迁与整改,商户留存率极低。以升华汽配城为例,2000家商户在四年间断崖式下滑至仅200多家。

除此之外,今年以来,各地方针对汽修行业出台一系列合规经营的相关政策,涵盖洗车、维修钣喷等业务范围,促使汽修店做到有序管理和合法化经营。

如苏州多部门联合编制印发“红头文件”,对汽修店设备、排污、危废物等方方面面均设置了要求,号称“最严汽修环保政策”;

北京发布通知,对机动车维修保养“办卡”设置7天冷静期;

安徽合肥拟严禁地下车库改做洗车房、仓库等他用;

上海虹口首创汽修行业分级分类监管;

广西南宁洗车等行业需配置污水预处理设施;

福建厦门洗车等重要排水户需申领排水许可证……

随着整改常态化和政策不断加,汽修汽配店头上的“紧箍咒”越来越紧。

有门店老板表示,合规经营是门店生存下去的基础,“虽迟但到”,增加合规成本支出已不可避免。然而目前的现状是,只有约三分之一的门店还在盈利,剩下的要么亏本,要么处于亏本的边缘。

“对很多门店来说,这或许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03、洗牌加速行业分化

有观点认为,任何一个行业都会经历两种洗牌:市场化洗牌和政策性洗牌。

先说市场化洗牌。

据F6近期数据显示,相较于去年同期,10月份进厂台次同比下滑23.3%,1-10月年累计台次同比下滑11.6%,对比1-9月的下滑数据10.8%,降幅进一步扩大。

也就是说,汽修行业不仅没有迎来“金九银十”传统旺季,今年以来的进店台次还一降再降,门店业绩和利润“下滑”已成常态。

很容易找到原因:一是各地疫情封控,让门店没有生意可做,但经营成本持续支出;二是大连锁的持续扩张带来的竞争,冲击传统门店;三是随着消费主力群体年轻化,考验门店运营用户的能力;四是新能源快速渗透趋势下,加速门店淘汰转型。

更为重要的是,叠加了各种因素的市场化洗牌的影响虽不至于立竿见影,但影响范围更广,冲击力度更强,对门店的综合实力提出更高要求。

再说政策性洗牌。

从2016年环保政策密集推出,倒逼汽修门店开始合规化经营。总体来看,政策类出台的规律呈现明显的区域特征,没有形成大规模冲击;但波及到的区域,门店收到影响会很快体现。缺乏危机意识的门店,或本身抗政策风险能力较差的门店,很容易在政策执法中被“清洗”。

在市场和政策双重夹击下,汽修行业正在加速分化:一方面优秀门店通过综合实力优势,实现逆势发展;另一方面落后的门店加速出清。

类似“德兴政策性搬迁致使门店退场”的事件,还会陆续在很多地方上演。如果你遇到这种情况,会如何选择?

今日头条

全球汽车及服务领域人才、信息、资源中心

媒体合作

合作伙伴

@2014-2018 上海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1686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