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正文:“生意被拆走,环保正严查”,一位县级维修老板的感叹

“生意被拆走,环保正严查”,一位县级维修老板的感叹

2019/7/11 9:47:42 ac汽车 原创

拆除违建、环保风暴、老镇改造、消防严查、人口流动……县级后市场企业在合规化和城镇化进程中“挣扎求生”。一些抵抗力不强的维修厂,面对突发事件和政策变动时,可能就“夭折”了,这会是大连锁和新势力下沉的好时机吗?

县域级市场,环保

作者 | 流意

出处 | AC汽车

投稿请加微信:17301794939

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


“开维修厂快10年了,今年6月第一次出现亏损,一大半的生意都被拆走了。”

这是接受采访的老板对AC汽车说的第一句话,或许也是目前整个县级市场的一个缩影。

如今的县城早已今非昔比。有人说它是这个时代的断层,距离市区不远,但也不是触手可及,跟真正的农村有一些距离,又不能完全划清界限。这样的断层地带在中国至少有2000多个,约是城市的10倍。

可以说,县城里确实蕴藏了太多诱人的商机,但是它独有的生存法则也让很多新进入者望而却步,很多行业的巨头在县级市场也只能“饮恨收场”。那么,后市场的跨区域连锁和新势力如果下沉县级市场,又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呢?

今天我们借助某县城后市场企业的生存现状,来探讨这个话题。为了方便介绍,接下来把这个县级市简称C市,接受采访的老板的门店所在乡镇,简称X镇。

县域级市场,环保

▲X镇区一角

我们先简要描述下C市X镇概况:

  • C市位于长三角地区,经济实力强,中国百强县排行榜上能进前10 。其中汽车及零部件、装备制造、纺织服装三大产业相对发达。

  • X镇有大大小小的服装厂过百家。2012年的数据统计,全镇人口近15万,外来务工人员超7万人。


被“拆”走的生意


C市是县级市,但是有一定的产业集群,人口流入量占比很高。外来人口多且集中分布在工厂附近的乡镇,也有很多消防不达标的小作坊分布于此,安全隐患一触即发。

“终究还是没躲过。谁能想到几十里外的一场大火,让整个市的大部分老板都焦虑了。开店是真的不容易,尤其是今年。”老板苦笑着说。

据AC汽车了解,2018年4月的一场重大火灾事故,C市当时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这一突发事件之后,C市政府立即加大了对全市“三合一”(生产、仓储、住宿合一)和群租房的治理力度。

县域级市场,环保

▲C市乡镇拆迁,来源公开资料

据老板介绍,这个“拆”是指“拆除一切非法搭建的违章建筑”。

这场专项整治的力度是空前的,整治的重点一是拆除一切违章建筑;二是对房东、承租人下达死命令,禁止群居房出租,以及严查消防,不达标严禁出租;三是对不达标的大小工厂一律停业整顿。

据悉,这一系列举措造成的影响也是空前的。违章建筑多数是外来人口租住的出租屋,拆除后想留下来的人势必要找公房,但是公房禁止群租导致价格水涨船高。而服装厂多数被要求整改,印花厂、家具厂有些被强制关停,没有商量的余地,太多的私营小企业在这场整治中最终没能幸存。

县域级市场,环保

▲C市乡镇宣传横幅,来源公开资料

“政府的做法我们是支持的,只是留给我们的缓冲期太短。生活成本猛的增加了,很多人年后就留在了老家。一些工厂招不到人只能停工,一些工厂因消防不达标被停业整顿,老板给工人放了长假,还有些工厂干脆直接解散。而我们店里很多车主都是私企小老板,他们一旦被波及,我们的生意就很难做。”老板说到。


环保风暴在县城蔓延

“三合一整改的后遗症还在发作,现在更头疼的是应付环保问题。”

县域级市场,环保

▲C市汽修企业环境管理会议,来源R老板朋友圈

老板表示,今年3月份市环境保护局召开了汽修企业环境管理会议,5月份就开始严查。市里三环线以内所有的喷漆店都要撤离。

这也预示着环保风暴已经开始席卷县级市场。

我们把时间拨回到今年2月20日,“两高三部”首次就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有关问题联合出台专门文件,环境污染上升至刑事责任,在具体执行方面,司法部将会同生态环境部加强对环境损害司法鉴定机构的事中事后监管,加强司法鉴定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建立黑名单制度,完善退出机制。文件发布后,广东、河北等多地也出了地方性政策。

“最近一直忙着做环评,烤漆房暂时关掉了。”

老板告诉AC汽车,他们的钣喷业务生意很好,本可以一边做,一边等环评下来。但是镇上的同行可能“眼红”,经常举报,所以现在只能等着。

另外,囿于“举报”的麻烦,老板今年想上线的洗车业务也暂停了。

基于三合一整改和环保的问题,AC汽车连线了C市市区的一家连锁门店老板,他透露,今年6月份他们的业绩也有一定程度的下滑,但他认为地方整改是一方面,整体的大环境不好也是重要因素。提到环保,他比较庆幸,18年听到风声后就开始着手整改,目前都是合规的。

但是还有很多单店,与X镇上的老板一样,环保重压带来的连锁反应还在加剧,三环线内的钣喷店都迁到了乡镇附近,无形中挤压了他们的生存空间。

“我们的新车销售今年也不做了,房租要到期,新车销售合同对场地的租赁时间有严格要求,签不下来。”老板说到。

大连锁下沉时机到了吗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咨询中心李伟利曾讲到,如果当前的经济形势放在十年前,可能对车市的影响不会太大,因为当时主要是国有单位、机关、事业单位等体制内的购车群体,但从2012年到现在,体制外的购车群体已成为主力并持续增长。

其实,从这位老板的遭遇也能看出,中国车市下行以及导致后市场跌宕起伏的一个关键性因素,就是购车群体的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化。私营企业是市场的主体,他们一旦受到政策或环境的影响,员工的就业和薪资会出现波动,势必就会影响这批购车主力的购车和用车需求。

另外,在面临突发事件和政策变动时,一些小型的私营企业反应速度较慢,应对能力也较弱,很容易“夭折”。

县城里的维修厂作为私营企业中比较小的个体存在,以前顺风顺水,风险管控意识本身就不强,一旦遇到市场动荡就很容易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但是,后市场的“合规经营”是一条必须迈过去的坎,县城里的维修厂现在“挣扎求生”,或许也意味着后市场的洗牌正式开始。

这对大连锁和新势力下沉县级市场来说或许是个机会,但是面临的挑战和风险也是巨大的,比如县域市场的独特性,客情关系如何维护、人才的招聘和培养问题。

有业内人士认为,县级市场现在遭受的,不正是前两年一二线城市经历过的吗?县级市场与一二线城市的明显区别在于,一个是人口流出,一个是人口流入。如果把一二线城市的那套商业模式直接套用在县级市场,后果可想而知。

当然,一位市区的连锁老板也表示,目前的担忧不是如何与大的连锁去竞争,他更担心的是接下来的税收政策走向。

— END —

今日头条

全球汽车及服务领域人才、信息、资源中心

媒体合作

合作伙伴

@2014-2018 上海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1686